野野口不修

正在高三,所以明年就回来了
黄担。正在进阶剪刀手。
想和小仙女们一块玩。

嘤嘤嘤这幕!

转载自:鸡翅

这……尼尼????

转载自:Shinjiro Ono

头围大哈哈哈哈哈哈哈

Rioriop:

论二宫和也为什么顶着帽子出门

梗:vs20170803

(虽然以前也从何种照片making中看得出来w

【Y2】一笔勾销

洿罟:

切忌真情实感,这回我没做到,反省
慎  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全文走外链 


戳这里



【磁石】Love in Silence (一发完。)

鵺鹿:

没想到写得这么快。

灵感来自知乎。

「有哪些令人拍案叫绝的推理?」这个问题里面的部分答案。


希望你们也能觉得有趣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「我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。」

「是什么?」

他把笔记本打开,朝向我。

那上面是一个轻博客的界面,页面非常简单,所有设置都是网站默认的,头像则是一颗小小的,黄色的心。

用户名是一串字母:loveinsilence。

我英文不是太好,不过也知道那大概是love in silence (静默的爱)的意思。

「这个博客怎么了?」我握着鼠标随意地上下滑动了几下,问他。

在我看来,这个私人博客没什么有趣的地方,关注者才寥寥几人,留言板一片空白,一排排的日志都很短,几乎没有什么图片,粗粗看来,似乎是博客主人记录着日常生活中的点点滴滴,要说哪里有点特别的话,大概是大部分的日志都和一个「他」有关吧。

因为关注者少,日志也没有添加什么有趣的热门标签,几乎所有的日志都只有个位数的浏览量。

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他对这个博客产生了兴趣,不,不如说,我连他怎么发现的这个博客都不清楚。

于是我向他提出了这个疑问。

「我在网上搜索以前演过的一个角色的台词,」他有点不好意思地挠挠头,「意外地发现了这个博客,看起来这和我没什么关系,只是这个主人在一篇日志里引用了那句台词。」

他拉了拉鼠标,指着里面的一篇日志给我看。

“人对自己的尺度无法衡量的东西总是抱有恐惧感,所以我尽量地把自己的尺度拉开一些,也许这样我就会少害怕一点,不过目前来说我还没有成功,我只能继续躲在我自己的世界里,和恐惧保持着安全距离。”

我不解地歪歪头。

「这段的第一句,是我三年前演过的一个角色的台词。」他说,然后用那个角色的语气说了一遍那句台词。

我想起来了,我看过那部电视剧,虽然不记得具体台词,但我对他那个有特色的语气有印象。

「可这和你有什么关系?这个博客到底哪里有趣?」我仍然不太懂,他把我叫来,给我看这个博客的用意是什么。

他沉默了一会儿,又滑动起鼠标来。

「我觉得非常有趣。」

「你先看看,告诉我你觉得这是个什么样的博客呢?」

我坐下来,随意地点开一些日志。

“再一次感受到了那种奇妙的感觉,他看待世界的角度真的很有趣,也许是我有滤镜,觉得他什么都是好的。”

“今天也是想着他的脸入睡的。”

“意外地被雨淋了个透湿,抖抖索索地擦干头发,看着镜子里的人,觉得有点寂寞,想找他说话。”

“终于抽出时间来去看了他说的那个电影,没有租DVD而是去电影院看的,出来的时候路上几乎没有什么人了,天可真冷。”

……

类似这样的短短的记录,在博客上满满地排了几十页,少说也有两三千篇,我把页面跳到最初一页,第一篇日志是十年前的六月发布的,而最新一篇则是发布于昨天下午四点。

第一篇的内容是这样的,只有短短一句话。

“突然发现,他真好看。”

昨天更新的那篇也很短。

“穿着大衣的他,挺拔得像一棵树,不知为什么,有点想吃巧克力了。”

我突然有点明白他说的「有趣」是什么意思了。

「看起来,这个女孩子,喜欢这个他很多年了。」

「如果从第一篇日志算起,十年一个月零三天。」他说。像是他的风格,什么事都喜欢精确。

「确实是件很难得的事,有点意思,不过我还是不懂,就算博主是个特别长情的女孩子,这和你,和我又有什么关系?」

「唔,一开始我也只是好奇,好像无意间窥破了别人的隐私,不过既然她写在公开的博客上,应该没什么不能看的,所以我就看了看。」

「你很闲?」

「忙死了,最近都没好好睡觉……不是,你听我说,你觉得,这个博主,和她喜欢的人关系怎么样?」

「怎么样?」我又点了几篇日志,明白了他的意思,「你是说,她是单相思?」

「很显然,这个“他”不知道有这么个人,十年如一日地喜欢他,你看几乎所有的日志里,这种喜欢都是单方面的,我翻过了差不多所有的日志,博主从来没有说过自己告白或是打算告白,这是一场彻头彻尾的暗恋。」

「我说,你真的把几千篇都看了?难怪你没有时间睡觉。」我忍不住吐槽,他只是笑笑。

「一开始我就是随便翻翻,不过我发现了很多不太合理的东西,这很有趣,让我停不下来想要探知更多关于这个人的事。」

「是什么?」

「方便描述,我们把这个博主称为N吧。」

「为什么是N……算了我不问了,你继续说。」

「然后N暗恋的那个人,我们叫他S好了。」

「首先你有没有觉得,暗恋一个人十年都不告白,甚至没有动过告白的念头,这种情况不太合理呢?」

「……唔,我不太懂,好像是有一点。」

「我特意浏览了N的全部日志,确实没有任何一条提到想向S告白,一条都没有,十年,三千多篇日志,三千多个日子,如果说N是一个特别羞涩的人,不告白说不定还有可能,但是连想都没有想一下,不是很奇怪吗?」

我已经不太想吐槽他看了全部三千多篇日志这件事了,只是默默地听着。

「我一开始想,也许N是个很自卑的人,觉得自己配不上S,所以完全不去想告白的事,不过很快我发现实际上不是这样,你看这里。」

他指着大概六年前的一篇日志让我看。

“又被告白了,这次是用mail告白的,明明就不了解我,只是看脸就说喜欢什么的也太差劲了,不过话说回来,一开始我也不就是因为他长得帅嘛,这么想想,我还真是双标得厉害。”

「注意到了吗,N在这里用了“又”字,而且几千篇日志里,类似被告白被追求的桥段还有几处,试想一个自卑又害羞的人,会以这种口气讨论别人的告白吗,在十年间不断有人向N示好,起码说明这是一个各方面条件还不错,挺受欢迎的人,那么问题来了,为什么没想过去追求自己喜欢的人呢?」

我想了想,这确实很奇怪。

「或许,她一开始就知道,S绝对不会接受她的告白,她不是S喜欢的类型?」

他看了看我,轻轻地点了点头,又摇了摇头。

「你这么想很有道理,只有在知道结局的情况下人才会放弃所有的希望,但问题是,这个N,要从哪里确定S绝对不会接受告白,他们不会走到一起的呢?一个陷入这么强烈的爱情里的人,到底是怎么得出这个理智到残忍的结论的?」

我灵机一动。

「S已婚,又或者已经有女朋友了?」

他又摇摇头。

「你看这里,N提到二十一岁的S的口气,可以看出他们认识得很早,起码在N开始写这些日志的很久之前,他们就已经认识了。我不认为日志里的S会是一个早婚的男人,这点在博客里处处都有体现。」

「而且我发现S在某一段时期倒是真的谈过恋爱,从他开始谈恋爱,到分手,N都有记录,甚至那段时间的N,在日志里流露出非常多的复杂情绪,这也是引起我好奇的原因之一。」

「一般来说,喜欢的人有了女朋友,N应该是吃醋,妒忌,至少是不高兴或是不甘心的吧,但是这些日志里我们看到N只是冷静,或是故作冷静地描述着“听来的”“别人说的”S先生和女朋友的进展,她甚至流露出一种无奈地祝福的态度在对待这件事,哪怕是S分手以后,她也没有表现出哪怕一点点的喜悦,就好像她知道就算S回归单身,他们也不可能走到一起?」

「起码我们能看出来的是,S很长一段时间处于单身的状态,在他谈那段恋爱之前,和分手以后。」

「但是,N依然没有任何告白的念头,所以,阻力并不是S的感情状态。」

他说到这里,起身去倒了两杯水,递了一杯给我。

「确实奇怪,那会是什么样的阻力呢?」我接过水,不得不承认我被他的推理吸引了。

「那个我之后再说,你刚刚说,这是一个痴情的女孩对吧?」

「嗯,很显然啊。」

「但是很奇怪啊。」

「哪里奇怪,这个N暗恋一个人十年,明显是个痴情的人。」

「不是说那个,我是说,从哪儿能看出来N是女孩?」

一时间我没理解他在说什么,反应过来以后,我瞪大了眼睛。

「你是说……?」

他点击着鼠标,快速地向我展示了一些日志。

“球场热得像蒸笼,即使不停喝水,最后我还是觉得有点脱力,还是得喝运动饮料才对,回来就买了他常喝的那个饮料。不过今天那个全垒打真是带劲。”

“他把手表落在洗手台上,我都没注意到,洗手的时候表面上溅上了水,幸好表是防水的,拿回休息室去给他的时候,他还没发现手表丢了。”

“我总是对他毫无防备的亲近没有抵抗力,啊,倒不如说,就是因为这样,才越来越被他吸引吧。”

“穿了六年的外套破了一个洞,突然觉得有点沮丧,想起第一次穿的时候,他说这件外套很好看来的。”

……

他转过头,看着我。

「看出来了吗?」

「我一开始也觉得N是女孩子,但读着这些日志的时候,就觉得哪里不对,且不说女孩子会不会把一件外套穿六年穿到破,我们就当她特别喜欢那件外套好了,毕竟S曾经夸过好看,但是三千多篇日志,提到“衣服”的只有三四篇还都是别人说N“又穿着运动服就来了”之类的,N没有记录过去买衣服,或是其他女孩普遍会关心的流行饰品,让我对这个人确实是女生吗产生了疑问,再看其他几条,S和N在某处共用洗手台,S对N有种不设防的亲密,N在大热天去球场看棒球,还有很多其他日志里的日常细节,如果说N是女生,都有点不自然,而把N的性别换一换,就都说得通了。」

「而一开始我们的疑问,也就有了合理答案。」

我不由佩服起了他的观察力和推理力,果然头脑好的人确实不一样,我承认他说的很有道理。

「因为是同性,所以知道即使向对方表明心意,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,所以这个N先生,从一开始,就没有动过任何告白的念头。」

他下了结论,我也觉得这大概就是真相。

谈话进行到现在,我还是不太懂他为什么对这个博客这么热衷,仅仅只是因为好奇一个男人暗恋另一个男人的故事吗?

「所以呢,对于这个不知道在哪个角落里暗恋着同性的男人,你又希望得到些什么呢?」

「不知道在哪个角落?那可不一定。」

「难道你还能知道他叫什么名字,住在哪里?」

「大概能。」

这下我真的有点吃惊了。

「没事吧你,你真的打算从这三千多篇日志里找到这个人?他都有可能不在日本吧。」

「不,他在日本,而且应该就在东京。」他笃定地说。

我夺过鼠标,一篇篇浏览那些日志,但过了一会儿我就放弃了,十年的时间跨度,那么多篇日志,在我看来都是一些毫无意义的日常记录,我怎么也看不出里面有什么线索,甚至连具体一些的地名都不怎么能看到,比如提到“球场”,他都没有具体提到是哪个球场,要不是最后的“全垒打”能看出来他是去看了一场棒球,连球的种类也不知道,这个人似乎刻意地在隐藏自己。

「他用日文写日志也不一定就在日本啊,而且你还能确定他在东京?」

「这个球场,是明治神宫棒球场。」他指着那篇“看棒球”的日志说。

「你怎么知道?」

「很简单,我把日期输进去,再加上关键字“棒球,全垒打”,万能的网络告诉我,那天只有在日本的神宫球场,大谷选手打出了一个全垒打。」

竟然这么简单。

「就算那天N在东京看棒球,不代表他就住在东京啊,我还跑去看过甲子园呢。」

「线索不只有一个啊。」

他拖动鼠标,找出一篇日志给我看。

“工作提前结束,却遇到了大塞车,慢吞吞地行进在回家路上,才发现今年街上的彩灯亮得特别早,不,也许是我太久没有注意四周的环境了吧,电视上说那个水晶灯也已经点亮了。”

「这篇日志写在去年11月6号,彩灯肯定是指圣诞节的装饰灯吧,那么水晶灯是什么呢,一定是有名的装饰灯才对,我想到了我们以前去看过的惠比寿那个巨大的水晶灯,每年十一月都会点亮,查了一下,去年水晶灯的点亮是11月5号,当时新闻也有报道,如果不是住在东京,应该不会特意提到这个地方吧。」

我记得我们很久以前去过那里,佩服地点点头。

「但是,就算他住在东京,你又怎么再具体地找到他呢,而且,你为什么要找他啊,这样好像一个stalker啊。」

他若有所思地看了我一眼。

「那些都是后话了,我发现这个博客已经快一个月了,这个月我一直都记挂着这件事,好像已经停不下来了。」

「你可别做什么奇怪的事啊。」

「我知道。」他点点头,却又点开了一篇日志。

「其实刚刚说的那些,并不是最有趣的。」

「嗯?」

「这个N先生,本身就足够有趣了。」

我看了看那篇日志,觉得很平淡,没什么特别的。

「一个住在东京的男人,长得还行,有工作,喜欢棒球,看起来很普通啊,除了他喜欢一个男人以外。」

「你觉得他是做什么的呢?」他突然发问。

我又耐着性子看了几篇日志,摇摇头。

「这个人明显在刻意隐藏自己的真实信息,不但不写具体地名,也很少提到自己的职业,年龄也含糊不清,从日志里,我看不出来。」

「“很少提到自己的职业”,却不是一点都没有提到,比如说我们可以从他发表日志的时间来推测看看,用用排除法。他偶尔会提到自己“提前结束工作”或是“今天工作延长了”,但是我注意到,他发日志的时间完全没有规律,有时晚上八点多发“提前结束”,有时会在清早发“延长”,从这点可以看出来,他的工作时间不固定,不是那种朝九晚五的上班族,没错吧?」

「有点道理。」

「工作时间不固定,有时会一直工作到清晨,有时又很早收工,这种职业可不多。再看这个,“遇到了四年前一起工作过的人,现在已经结婚有孩子了,结了婚以后工作起来更拼命了啊”,N的工作伙伴也不太固定,四年前合作的人,四年后又在一起工作了,隔这么久又一起工作,一方面说明他一直在某个行业没有转行,一方面说明他的职业经常更换合作对象,可能是一段时间换一个团队的类型。」

「但是这条,“工作中途吃午餐的时候我把饭剩下了,被说了这么多年还是这样”,这条看起来,N先生的同事里,也有跟他一起工作很多年很了解他的人。」

「再看看N先生有没有假期呢,我发现,N先生实际上相当忙,几乎没有连续休息过,哪怕是黄金周也经常在工作,反而偶尔的平日他会在家待上一整天,除了新年会有短暂的假期以外,他的休息日程也是不固定的。」

「现在我们有很多线索了,工作时间不固定,工作搭档有短期的也有长期的,可能经常更换团队。」

他摸着下巴,看着我。

「不觉得和我们的职业很像吗?」

我想了想,不得不点头。

「我对其他行业不太了解,不知道是不是还有别的像我们这样的职业,我觉得你说得有道理,但也不能确定他一定是做这行的。」

「所以,你才对他的身份产生了这么大的兴趣?他也许和我们不一样,只是电视行业的从业者。」

「不仅仅是这个,还有更有趣的。」

他找到两篇日志给我看。

首先就是N先生昨天更新的那篇。

还有一篇是这样的。

“开车的时候无意中抬头,看到他的笑容,觉得有点刺眼。”

「哪里有不对吗?」

「我们一直在分析N先生的事,从种种蛛丝马迹推论出N先生可能是我们的同行,那这个S先生呢?这两篇日志可是意义重大。」

「昨天更新的日志,提到了S先生穿着大衣,对吧。」

「嗯……啊!」

我懂他的意思了。

「现在可是夏天,S先生为什么要穿大衣呢,或者说,S先生穿着大衣的样子,被N先生看到了。」

「开车时抬头看到S先生的笑容,不太可能是真人吧?广告牌,或是LED?」

「S先生,是演员?」

「多半是吧,不是普通的艺能界工作人员,而是会出现在广告牌里的艺人。穿大衣是在拍戏,或是拍广告。」

我抓住他的袖口,开始觉得有点紧张。

「还、还要继续查下去吗?我觉得这个展开有点不妙啊。」

他喝了口水,沉默了一会儿。

「我觉得很奇怪。」

我紧张地咽了口口水。

「这个N先生描述的日常里,常常带着一股既视感,好像在哪里看过,或是经历过似的。」

「我觉得,这个S先生,N先生暗恋了十年的对象,就是我。」

我吓了一跳,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。

「什什什、什么…?!」

「S先生就是我。」

「别乱开玩笑啊,演艺圈那么多人,怎么肯定就是你啊!!」

「有很多证据,你要看的话,我可以一一给你列举,比如说S先生十年里谈的唯一那次恋爱,开始的时间和结束的时间都和我跟A子交往的时间一致,S先生做过的很多事,我都有印象自己在差不多的时间做过,包括S先生染发,受伤,出国之类的时间点也完全吻合,最近我拍的电影里一直穿着大衣。」

他打开一个手帐给我看,里面潦草地写着一些日期和行程,看来他为这个推理做了不少功课。

我又咽了咽口水,这是我完全没想到的展开。

「所以你知道了,我为什么这么执着地要研究这个博客。」

我提出了最想问的问题。

「那么,N先生是谁?」

「这个,我们接着看日志好了。」

「N先生肯定是我身边的人,你看,他送过我生日礼物,啊,这也是我确定的一点,S先生收礼物的日子,都在我生日前后。他经常能见到我,几乎每周都会见两三次,所以,他肯定不是特别外围的工作人员,也不是因为短期工作而朝夕相处的人,他和我认识了十几年了。」

「该不会……?」

「N先生应该是和我同一个团的成员吧。」

我呆呆地看着他,说不出话来。

「他不喜欢出门,工作完马上回家,饭量很小,还挑食,偶尔和熟人去喝酒,却不太喜欢结交新的朋友,他喜欢看棒球,是巨人队的饭,送我的礼物从游戏机慢慢变成迷彩的衣服裤子鞋子,他和我打打闹闹,却藏着不可告人的小心思,我搂着他跟他说悄悄话,他的耳朵都会红起来,他很多年前和我一起去看过水晶灯,以后每次快到圣诞他都会想起那次好像约会一样的行程。」

「他十年前喜欢上我,却不敢让我知道,只是默默地在博客上记录着心情,“静默的爱”,他的头像是一颗黄色的,小小的心。」

「他是二宫和也。」

「就是你。」

樱井翔合上手帐,看向我。

我慢慢地闭上了眼睛。

他的推理抽丝剥茧,滴水不漏,我纵使有一万种否认的借口,都会被他笃定的样子驳回。

「你有没有想过,N先生并不想让你做出这样的推理,N先生打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要让S先生知道这份毫无意义的感情?」

他沉默了一会儿。

「那你有没有想过,如果S先生知道了这份感情,它就不再是毫无意义的?」

「别开玩笑了,樱井翔,我们可是岚。」

「而且你又不喜欢男的。」

他没再说话,我忍不住,偷偷睁开眼睛看他。

他点了一支烟,眯着眼睛看着远处,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,窗外我们的巨大广告牌在夕阳里沐浴着金色的光芒。

过了一会儿,他转过身来,把烟捻灭在烟灰缸里,慢慢地朝我走来。

我坐在电脑前,沮丧得全身僵硬。

他沉默着,在我面前站定。

然后他俯身抱住了我。

「我不喜欢男人,可我喜欢你。」

「虽然不一定之前有十年那么长,之后应该可以喜欢你再多十年,二十年。」

「你愿意给我这个机会赶上你的进度吗?」

我的鼻子发酸,视线有点模糊。

我的声音带着点鼻音。

「别闹了,你再怎么赶也赶不上我的。」

「毕竟我可是会一直喜欢你的。」


End

暑假也是会有作业的啊

两位先生十周年快乐!
入坑不久也要好好磕磁_(:з」∠)_

随手扫,不修。

呜呜呜

中午半生到了,下午才去拿了快递.又看了次,然后认认真真读了7老师的后记。呜呜呜……写的真好啊……而且还抽到了特典。非常的喜欢半生了,不管是不是磁,书里的爱情简直平淡着撩人。羡慕。

masaki ❤ sakurai:

“有的人是会选择自己想做的事当作工作,也有的人是在做的过程中逐渐喜欢上自己的工作,所以如果你现在没有想做的事的话,我觉得也没有必要勉强自己去寻找想做的事,不如先做起来。”

觉得翔哥哥这段话受益匪浅,送给所有现在对未来感到迷茫的人。

看着太太们的文字,手绘……我的作文也越来越好了qwq.....欧气也越来越满了……怎么说,能喜欢同一个事情真的是太棒了。